• <input id="g4oo0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g4oo0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g4oo0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g4oo0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g4oo0"><tt id="g4oo0"></tt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4oo0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g4oo0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g4oo0"><u id="g4oo0"></u></input>
  • 北京雙語學校社群

    觀點丨如何提升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能力

   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
    • - -
    樓主
      七彩陽光

    郭田勇(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)

    目前銀行信貸投放呈現一種增速下降的情況,M2增速已經是降到近幾年來的低點,僅為8%。國有企業、地方政府平臺、房地產,大概消耗掉了銀行60%的信貸資源,個人消費貸款已經占到銀行信貸投放的20%多的比例,民營中小企業的也就20%的量。相對于民營企業的經濟貢獻度而言,金融資源的投入來看很明顯是偏低的。所以銀保監會郭樹清主席提出“125”目標,作為方向性的,指導性的目標很有意義。但是市場反應并不好,銀行股立刻大跌。從投資者角度來看,這是正常的。因為提高民營企業信貸比較難,如果大幅度提高民營企業信貸,可能會大面積曝光風險,最后可能要以大量的不良貸款為代價。

    經濟下行的情況下,整個金融行業風險偏好程度明顯降低,投資者誰也不愿意去冒險。雖然銀行層面來看,現在貨幣政策已經處于合理適度的水平。但是相當多民營中小企業仍然是嗷嗷待哺,資金缺口比較大。中央銀行在上游投放貨幣,判斷整個資金面已經處于相對寬松狀況。但是下游商業銀行、金融機構要承擔風險,并無主動放貸意愿,這是導致廣義貨幣增速下降到8%的主要原因,反映了當前的風險偏好。

    當然民營中小企業信貸比例少,也跟所有制歧視有關。對商業銀行而言,把資金投放給大型的國有企業或者說政府平臺,肯定是沒有任何后顧之憂的。同時民營企業自身管理機制不健全,缺乏質押、財務不透明,這些因素也限制了其獲取貸款的能力。

    對金融業的未來而言,支持民營經濟是很重要的發展機會。這些年中國經濟增長主要依賴兩大引擎,投資和外需。目前投資的效率再下降,而國際上面臨貿易摩擦等不確定因素。所以官方一直說挖掘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,依靠微觀釋放內生動力,實現經濟增長。目前看來,民營經濟是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內生動力,這是從廟堂到江湖的共識。

    如何提高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能力呢?我認為監管等相關方面要形成合力,共同提高。這些年銀行呈現一種操作范式,貸款首先是看質押,再看現金流,形成了很強的抵押文化。抵押的確是控制風險的重要手段,但如果銀行過于依賴抵押,至少會面臨兩個問題:首先是業務發展會遇到天花板,如果一些企業沒有抵押,銀行肯定就選擇避開。其次是企業的議價能力受限,對于拿出大量優質抵押資產的客戶,銀行一般是不好再收高息的。一些互聯網金融機構,雖然飽受批評,但有一些值得商業銀行學習的地方。這些場外機構,以及新型商業銀行,如微眾銀行、網上銀行,沒有任何抵押擔保,基于科技、數據,就能夠把錢貸給相應的客戶,這一點值得商業銀行學習。銀行業需要踢開抵押鬧革命,要突破傳統抵押方式,突破自己的金融業務天花板。

    其次,要提升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能力,培育發展資本市場也是非常重要的方向。因為銀行信貸資金投放民營中小企業確有收益風險不對稱的問題,所以資本市場的角色異常重要。目前是證監會審批上市,其實監管機構的主業是防范內幕交易,保持市場透明度,但現在可以說是忙于審批。這種上市機制和監管漂移,導致目前證券市場投資者并不充分掌握交易選擇權。未來如果我們能形成注冊制,上市權限交到交易所手中,交易所本身作為企業,其目標就在于吸引更多的企業來掛牌,如此能夠實現更充分的競爭,這才是未來資本市場應該的取向。

    要有效支持民營經濟的發展,還必須保持監管政策的一致性、協調性、連續性和穩定性。自去年以來,強調強監管、去杠桿,資管的通道業務,銀行的表外業務、同業業務全部都被清理,從防范金融風險的角度而言,這是非常必要的,但是也造成一些問題。一般而言,通過表外,同業,理財來獲取資金的企業都是達不到正常授信條件的企業,沒有這類渠道,這些企業自然就拿不到資金了。監管需要嚴厲,但是具體措施可以有一定的柔性,要考慮到監管加強帶來的市場振蕩。不可以今天要防風險,強監管,明天穩增長,又松動一些。保持政策的一致性、協調性和穩定性非常重要。

    提升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能力,外部市場環境建設也非常重要。美國商業銀行對企業貸款,60%以上也是要抵押,但是抵押主要是應收賬款和存貨抵押,只要有相關票據或者證明,就可以去銀行尋求抵押貸款。中美之間的這個差異,來自于信用環境和法治環境的差異。在中國,拿欠條,或者企業之間的商業承兌匯票到銀行貸款,銀行是不可能貸款的,除非承兌匯票的匯兌方是中石油、中石化這類企業。企業之間的欠款,雖然從法律上是有效力的,但是不被金融市場所接受。但是法律環境和信用環境,這是需要政府和相關部門發力。建設法治社會,同時信用體系建設,這兩方面必須要跟上,如此才能為金融服務民營經濟提供堅實的保障。

    (根據郭田勇教授在北大全球金融論壇的發言整理而成,獲得主辦方授權)(編輯 李靖云)


    舉報 | 1樓 回復
    十大棋牌游戏平台